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韓佩見到父親醒來,大喜過望,上前兩步跪坐在床沿,焦急詢問:“爹,您老感覺怎么樣,還要哪里不舒服?”

    韓熙載有些犯迷糊,疑問道:“我不是,在河堤上垂釣嗎?”

    “哎呀,爹!你在外面暈厥了,到底發生了何事,為何忽然會暈倒?”

    韓熙載聽到兒子之言,腦海中浮現出在運河堤壩上,寫詞作詩之事,自己暈迷前似乎看到了一首極其驚艷的詞,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可憐白發生,導出了他的生平寫照和心聲。

    一時激動,氣血上涌,導致心腦血管疾病的發作,這就是具體緣由了。

    “他,他……”韓熙載手臂緩緩抬起,指著蘇宸。

    韓佩吃了一驚,難道父親暈倒跟蘇宸有關,他究竟是敵是友?

    蘇宸也有些著急了,這韓熙載說的不清不楚,容易讓人誤解啊!

    “韓老,您慢慢說。”蘇宸提醒他把話說清楚。

    “他、他不錯……”韓熙載說完這句,嘴角勉強露出一絲笑容。

    蘇宸松了一口氣,韓佩也把防備之心松了些。

    “父親,這究竟是做么回事啊?”韓佩仍然不解,關心詢問。

    徐鍇站出來道:“韓老身體不適,不便多言,由徐某來說吧。”

    韓佩自然信得過徐鍇,于是點頭道:“徐大人,您且說來。”

    “事情是這樣的……”徐鍇當下把事情經過描述了一遍,如何遇到蘇宸,讓他寫詞,最后韓老看到破陣子那首詞后,直接暈厥的經過。

    韓佩拱手道:“原來有這等事,蘇公子不但文采橫溢,竟然也懂醫術,令人佩服啊!”

    蘇宸拱手,謙虛道:“家父是蘇明遠,做過御醫,蘇家祖上保和堂有百年傳承,晚輩也只是學到幾分皮毛而已,幸虧韓老的疾病不大,而且屬于慢性,晚輩才能順利施救。“

    “蘇明遠的兒子!“徐鍇吃了一驚,他以前在秘書省做秘書郎,與宮廷太醫蘇明遠,也曾熟絡,他有兩三次生病都是蘇明遠給醫治的,想不到這個蘇宸,竟是故人之后。

    不過,他不禁又想到蘇明遠牽扯到了太子暴斃案,這里面也是有諸多疑團,風波詭譎,牽扯甚廣,絕非表面那么簡單。

    當時元宗李璟將政務交由皇太弟齊王李景遂全權處理,李弘冀遂與李景遂爆發皇儲之爭,宋黨支持齊王,韓黨的蕭儼、孫晟等人堅持立李弘冀為太子;在雙方爭執不下的時候,李弘冀倒也干脆,派人毒殺叔父李景遂。

    元宗李璟以其殘害親叔叔而廢除其太子之位,過不久,李弘冀就暴斃了,死因如何,是否死于謀殺,都沒有公布于眾。而蘇明遠是太子李弘冀治病的主治御醫,最后他要背這個鍋,成為了犧牲品。

    這是否元宗李璟要殺人滅口,掩蓋真相,就不得而知了。

    李璟駕崩之后,這就更成了一樁懸案了。

    就在這時,房外傳開急促的腳步聲,人還未進房,聲音先傳了進來:“三哥,聽說爹爹病了,究竟怎么回事,好些了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