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夜風拂動,庭院深深,一輪明月掛在天穹上,灑下如薄煙般的月華;蒼穹上還有一些星辰點點,如一顆顆鉆石在閃耀。

    蘇宸依靠在青石臺階上,背后濕漉一片,都是在手術中被汗水打透。盡管很辛苦,但終究是手術順利,自己該做的都已做好,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只看最后運氣如何了。

    他望著頭頂上空的那輪皎潔月盤,想到自己的處境,不由自主地感慨了一句:“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自古以來,古人今人不斷更替,何止恒河沙數,只如江邊逝水不停歇,然而他們見到的明月則亙古如斯,并未變換。

    世間人生短暫,日月永恒,時代變遷,明月用它的滄桑見證了歷史,后人用自己的情懷,寄托了心思,從明月的身上看到了古人。

    “在想什么呢!”身邊腳步聲響起,一個好聽的聲音傳入他的耳內。

    蘇宸知道是彭箐箐走過來,仰起頭看向她。這一刻的彭箐箐,站在他身邊的石階上,居高臨下,俯瞰下來的視角。

    月光灑在箐箐的臉上,一半在明,一半在暗,顯得脫俗而空明,五官精巧,清麗無雙,青絲隨著微風輕輕飄舞。

    不得不說,這一刻的彭箐箐十分耐看,如空谷幽蘭,非常的出塵,不多言的她,有一種寧靜的美,與周圍秀麗的月下景物完美的合一。

    蘇宸心中微微一動,哂笑道:“歇一下,順便考慮,如何給姚捕快進行手術后的滋補和調養。”

    彭箐箐聞言,彎身就要坐在蘇宸的身邊青磚石階空地上。

    “等下!”蘇宸倏然喊了一聲。

    彭箐箐雙腿剛彎到一半,屁股還沒有著地,就被蘇宸喝止住了。

    “怎么了?”彭箐箐大眼睛一閃一閃,不知他為何阻止自己坐下。

    蘇宸伸手用衣袖在旁邊的青磚臺階上擦了擦,說道:“這下干凈了,坐下吧!”

    彭箐箐愣住了,本來她就是一個大大咧咧的姑娘,根本不在意這些細節,雖然是知府千金,但是也不像其它大家閨秀那般扭捏矜持,更不是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所以行為舉止,都有些直爽慷慨。

    但蘇宸的這一細小舉動,還是弄得她有些詫異,內心像是被忽然揪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坐下,瞬間就沒有了剛才走過來時候的那種從容感。

    “我這是怎么了,不就是他用衣袖擦了一下地面,讓我坐下嘛,用不著臉紅吧,我坐在地上,也不是坐在他身上!”彭箐箐心中給自己作著解釋,盡量表現的若無其事。

    “這個破腹手術,你是何時學的?”

    “小時候,跟家父學的,不過不是用在人身上!”蘇宸找了一個借口敷衍。

    “哦,那是用在什么身上?”彭箐箐好奇問。

    蘇宸繼續編瞎話道:“用在馬匹身上!有一次,家里有馬受傷了,情況危急,家父給它開刀和縫口,我就在旁邊,所以有了印象!”

    彭箐箐提出疑問:“可為什么自華佗之后,郎中們就沒有用過這種破腹開刀術救過人呢?”

    “原因很復雜,牽扯到消毒殺菌,防感染,內部止血,消炎,抗生素,麻醉藥等很多方面,我這一次也是鋌而走險,因為姚捕快已經被其它郎中宣布無藥可救,明日必死,我才能出手,否則,能不做破腹就不要做,感染風險太大了。”蘇宸嘆息了一聲,這段說的倒是真心話。

    “原來還有這么多道道兒。”彭箐箐對具體的內容沒有聽懂,但是卻懂了大意,就是很復雜,難 雜,難做到。

    “如果這次能救活姚捕快,我一定要好好謝謝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