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蘇宸簡單救治之后,給這些受傷捕快都包扎了,但是,以目前的醫療水準,傷到內臟的人,活下來的人幾率不大。

    雖然中醫對經絡、湯藥等研究已經算是博大精深了,但是有一個軟肋方面,就是外科手術方面的薄弱,治療一些外瘡癰疽,一般都采用中藥保守治療,極少開刀引流。

    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古代沒有對細菌、病菌等微生物的認識,不知道該如何做好防治傷口感染,一個開刀,弄不好會引發嚴重的傷口感染發炎,誘使病人喪命,所以郎中只有采取保守治療了。

    另一個原因,如何開刀,止血,鎮痛,抗生素,腎上腺素等問題,都沒有很好解決,從而制約了古代外科手術的發展。

    這個問題,直到后世的二十世紀初期,西醫傳入華夏國內,有了相對無菌環境,以及抗生素等,可以做到開刀手術不會感染了,才改變了國內在外科手術方面的不足。

    而此時,后腰腎臟有破裂傷,腹部腸子被刺損,身體內流血不止,靠湯藥來救治,恐怕藥效尚未發揮,就死掉了。

    “多謝,這位少俠!”捕頭姚遠,見這個年輕人,在急救他們幾人,輕聲無力表達謝意。

    “不要多說話,先養傷,回去要做手術。”

    “咱…傷的…太重,怕是回……到城,郎中也……救不了啦!”捕快說了幾句,嘴角咳了幾口血。

    這姚遠除了外傷,最主要是內臟被兇徒的鐵棍傷到后腰,震傷了腎臟。

    蘇宸內心暗嘆,表面還是鼓勵打氣:“會有辦法的!”

    老乞丐在旁陪了半個時辰,見蘇宸處理妥當,手法獨特,讓他都頗為好奇和驚詫。

    驀然間,遠處人影綽綽,似乎來了府衙的人,老乞丐也起身告辭。

    “來人了,老朽不便在這里多待,先行一步!記住,明日一早卯時之末,老朽在北城門等你,別忘了帶上佳釀!”

    “放心吧,老前輩!”蘇宸點頭道。

    “嘿嘿,不用稱呼老前輩,不習慣。我姓樊,單名一個韌字,排行老九,你可以稱呼我九公!”

    “樊韌!”蘇宸心中默念,再看著老丐嬉皮笑臉,沒個正經兒的模樣,一點也不韌!

    倒是……很煩人!

    奈何蘇宸有求于人,所以拱手一禮道:“九公!”

    “小娃子,你叫什么名兒?”

    “晚生蘇宸!”

    老乞丐記下,拍來拍他的肩頭,然后走了,那可是健步如飛。

    蘇宸不禁感嘆:“高手在民間啊!”

    “蘇宸哥哥——”

    老乞丐的身影剛消失在遠處,楊靈兒的聲音就從幾十丈外傳過來了。

    “我在這里!”蘇宸喊了一聲,就看著楊靈兒帶著數十個捕快趕過來。

    除了捕快之外,隱約還有一個身穿錦袍的中年男子,氣質雍容,有一種上位者的氣度。

    在那個中年男子旁邊,還有一個綠賞少女相隨,步履輕盈,身材高挑,正是彭箐箐。

    楊靈兒因為要在前面帶路,所以走的最前頭,此時看到蘇宸無恙,快步奔過去,扎入懷內。

    蘇宸拍來拍她的粉背,微笑道:“沒事了。”

    楊靈兒說道:“我跑去了府衙,說了黑命索的匪號,知府老爺就親自帶人過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