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唐風月離開民政局時,手里多了兩個寫著‘離婚證’的本子,內心卻異常平靜。

就這么結束了三年多的婚姻,說不舍嗎?

肯定是有的,但更多的是釋懷。

厲景庭愛的不是她,即便是昨天夜里,他喝多了,他們之間第一次有了更進一步的關系,他抱著她喊出的卻也是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

唐風月壓下心中的郁結,站在路邊攔車,隨后,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緩緩的停在了她面前。

車窗開了一半,隱隱看見駕駛位上男人清雋冷冽的眉眼。

有錢有顏,是厲景庭的標配。

“醫院又給若微下病危通知書了,你跟我去一趟醫院。”他不過是瞥了她一眼,嗓音冷冷的灑落。

‘若微’,‘若微’,又是這個名字!

即便離了婚,這個名字還是這么陰魂不散!

“如果我不呢?厲先生......”她聲音很輕,卻一改往日低眉溫順的模樣。

厲景庭皺起了眉,眼前這個在婚姻內向來言聽計從的女人,在離婚的第一天,就堂而皇之的忤逆他。

男人冷漠而又無情的眼眸緩緩抬起,倪向她,“你是忘記了唐家的現狀,還是忘記了當初若微的車禍是因為誰造成?”

唐風月的心一寸寸冷了下去。

唐家面臨破產的事情她壓根不關心,但三年前的那場車禍,她不會忘記。

當初她的弟弟唐燃和顧若微不知為什么會坐在一輛轎車上,車禍后,顧若微重傷,唐燃一個字都不肯多解釋,不出意外的被指認成故意殺人罪,至今還在監獄里。

還差一個月剛好刑滿釋放。

“如果你不想唐燃出獄的話......”厲景庭眸子里的深邃愈發駭人,像是動真格的前兆。

三言兩語,就讓唐風月敗下陣來。

“好,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