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立即放下碗筷,接了電話,不知道對方說了什么,臉色漸漸凝重,掛斷電話后,對唐風月說道:“我的人來電話,今天晚上的航班降落A市,和景庭。”

聞言,唐風月握著勺子的手猛然收緊,“景庭現在情況如何?”

薄斯旻頷首,“嗯,飛機上有專業的醫護團隊,你們在家待著吧,我過去接機。”

唐風月連忙站起來,急促道:“那我跟你一塊過去。”

“不行,”薄斯旻皺眉,嚴肅道:“我不同意,景庭肯定不想讓你過去,你在家照顧好自己。”

說罷,他的背影消失在餐廳。

“是啊,風月,聽爸爸的話,大不了等安排進醫院,我們陪你一起過去。”

江雅柔也知道自己的女兒現在擔憂心切,但為了她的身體,也不得不堅持讓她留在家里。

下午時分,天空竟然飄起鵝毛大雪,別墅院子內的地上一片雪白,樹葉、花草上都沾染上了霜色。

原本還在外面收拾院子的王姨也不得不回屋。

只見屋外的雪越下越大,寒冷逼人,呼吸間都帶著刺骨的冰寒。

唐風月站在窗戶旁邊,望著外面的景象發呆,雙眸茫然無助,仿佛靈魂脫離了軀殼。

“媽,景庭他,真的會平安嗎?”

她低喃著,心中涌起強烈的不祥預感。

“風月,你別多想,媽這邊已經打探到了消息,證據也已經在搜集中,相信假以時日,會給我們一個交代!”

唐風月轉頭看向江雅柔,“媽,我和他曾離過一次婚,那段時間對我而言,是解脫,可在后來,命運又將我們捆綁在一起,我想,一定是老天看出我們之間的緣分,不舍得讓我們分開。”

她清澈明朗的眸子里似有點點星光,江雅柔心疼,卻也沒有阻止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