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樓下,薄斯旻夫婦和舒思靜正小聲商榷著什么,聽到樓上的動靜,又散開,假裝各自在忙各自的事情。

然而,他們的動作慢了一步,唐風月在開門的時候已經聽到了他們在談論什么。

看出來,這幾個人都有心瞞著自己。

她平復了一下有些慌亂的心神,淡笑了一聲,直言:“爸爸媽媽,婆婆,你們在聊什么?為什么不告訴我?”

江雅柔被她嚇了一跳,反倒是舒思靜顯得淡定許多,走上前挽住唐風月,“你現在七個多月了,不能出現情緒波動,也不宜操勞,外面的事情,還有我們。”

三個長輩互相看了一眼,薄斯旻嘆了口氣,指了指沙發,“你先坐下,我慢慢告訴你。”

唐風月怔愣了一下,被舒思靜扶著坐在沙發上,抬頭看向他們。

薄斯旻喝了口水潤喉,組織了一下語言,緩緩說道:“其實,景庭最近在忙的收購案,與西南云家有關。”

唐風月心底驀地升騰起一絲顫意,迫切地問:“那他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們不告訴我,反而會讓我更擔心。”

薄斯旻猶豫了一瞬,終于將目前的狀況告訴了她,“云老的手段不容小覷,景庭現在在國外的ICU,我已經派了人過去接應。”

唐風月的大腦一片恐怕,緊接著心中像是有什么坍塌了。

關于西南云家,她也聽厲景庭說過一些眉目,當時只覺得是很簡單的家族仇恨,沒想到,現如今發生了這么大的巨變。

“那......”她艱澀出聲,嗓音像是被砂礫磨過一般喑啞,“他人現在到底怎么樣?”

“醫生說,云家的勢力盤根錯節,想要全部拔除,不太現實,所以只能采取迂回戰術,盡量拖延,但是,景庭不能在國外呆太久,否則會危及性命,所以......”

薄斯旻說到這里,停了下來,唐風月也明白了,她的眼淚瞬間滑落。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