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話落,眾人呵呵一笑。

“話說回來,我們律所這兩天收到了劉芳晴的委托書,這件事情,你們知道嗎?”

季廉想起來這件事情,對著厲景庭問道。

果然,厲景庭的眉頭皺起,“我不知道,這件事情,你現在方便透露嗎?”

季廉神秘莫測地笑了笑,然后搖頭,“不可以。”

坐在對面的唐風月也注意到了,直言道:“這個劉芳晴,該不會是跟我爸媽要贍養費吧?”

“你怎么知道!”沈栩汀詫異出聲。

下一秒意識到自己暴露了什么,忙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惜已經晚了。

季廉無奈地看了她一眼,但也沒有說出苛責的話語。

他淡淡點了點頭,算是默認。

唐風月冷笑一聲,似是不以為意,“多謝季律師的提醒,我們也會收集證據,劉芳晴,斗不過我的。”

畢竟,當初她偷了她的三十億,如果不是顧若微幫劉芳晴,她又怎么可能出來。

“其實,這件事情沒必要鬧上法庭,我的意見是,你們最好能私下協商,就私下處理。”季凡給出一個建議。

唐風月點點頭,“謝謝你們告訴我這些,接下來的事情,我會想辦法的。”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覺得這個消息應該對厲景庭而言有幫助。”季廉又道。

厲景庭輕抿薄唇,側目看向他,“什么?”

“西南云家,據說他們這次收購一些公司,產生了許多勞務糾紛,現在很多群眾不滿,想要維權,但云家,始終沒有動態。”

聞言,厲景庭心中有了計較,淡淡地點頭,“我知道了,我會注意,謝謝。”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