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南美洲,亞馬遜雨林,中心腹地。

  砰!砰!砰!

  噠噠噠噠!

  原本理應寂靜無聲的雨林腹地中,忽而被一陣急促的槍聲所打破,雨林中原本顯得陰潮的空氣中立即彌漫起了一股刺鼻濃烈的硝煙味道。

  嗖!

  層層林木中,忽而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急竄而出——不,準確的說是兩個人,還有一道身影正趴在他的后背上,從那妙曼的曲線來看,應該是個女人!

  饒是背著一個人,可并沒有影響到他自身的速度與身法,他行動如風,且又悄無聲息。

  身后傳來的槍聲漸漸遠去,這道身影也稍稍放緩了腳步,在一處低矮的灌木叢中,他先是警惕的查看四周后,停下了腳步。

  葉軍浪將背后背著的女人輕輕地放在了地面上,這是一個正值妙齡的女人,她雙眼閉著,看上去像是已經昏迷過去。

  饒是如此,仍舊是遮掩不住她那宛如出水芙蓉般的絕麗容顏。

  一張臉潔凈如玉,渾然天成,顯得無比的精致,而這種精致代表著的是極盡的美麗。

  葉軍浪檢查了一下這個女人的身體機能,確認她沒什么大礙后他對著耳麥低沉的說了聲:“王超,王超,聽到回話!”

  半晌過后,耳麥中仍舊是沒有絲毫的回音。

  這讓葉軍浪那張涂滿了油彩的臉上面容一沉,他接著又聯系了兩名戰友,依舊是杳無音信,這意味著什么已經是不言而喻。

  葉軍浪深吸口氣,他又聯系了最后一名戰友:“剛子,剛子,聽到請回話!”

  聲音剛落下,耳麥中立即響起了一聲森然冷漠的刺骨聲音:

  “你逃不掉!”

  咔嚓!

  這話剛傳來,葉軍浪的耳麥中立即傳來一聲刺耳的聲音,像是另一端的耳麥話筒直接被人捏碎了。

  那一刻,葉軍浪拳頭緊握而起,陰沉的目光中泛起了絲絲血色,一股濃郁得近乎實質的血腥殺氣從他周身彌漫而起,那股怒殺之意宛如一座正在復蘇的火山口,隨時隨地都要噴發而出。

  葉軍浪將耳麥取下,他面沉如湖,狂怒的殺意被他壓制了下來,整個人變得無比的平靜,宛如一潭死水般的平靜。

  了解他的人都知道,這個狀態下的他絕對是最可怕的。

  撒旦一怒,血流成河!

  這絕非是浪得虛名,而是通過一場場的血戰,一次次的殺戮,才能在黑暗世界中所形成的無上威名。

  葉軍浪開始檢查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他這副身體已經遍體鱗傷,任何一個細微的動作都會牽扯到身上的傷口,使得那血水不斷地滲透而出。

  帶著一個處在昏迷中的女人,要想逃出敵人層層布置下的陷阱殺機,這很難。

  但在葉軍浪的字典里,永遠都沒有“不可能”這三個字!

  ……

  數公里外。

  一片明顯是經過戰火洗禮過的山林中。

  一個絡腮胡男子手中正拿著一個耳麥,他高大魁梧,穿著一身迷彩服,雙臂的袖口已經挽起,露出了那賁張而起宛如虬龍般的肌肉線條,他前方的戰場中倒著一名華國戰士,肢體已經不全,那張被硝煙熏黑的臉上卻是呈現出一抹決然無悔之色。

  “一個人而已,在包圍圈中居然還能拼掉我這邊十五名戰士,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不過,這場戰斗也該結束了,還有一條漏網之魚!”

  絡腮胡男子冷冷開口,接著他眼中兇芒一閃,一股嗜血的殺機洶涌而出,他大聲說道:“那條小魚就在12點鐘方位,他帶著一個女人,逃不遠!立即通知前方的第四第五小隊,從前方兩側截斷他的去路。蝮蛇、毒蝎你們兩人立即率領所有戰士以最快的速度包圍上去。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對方把那個女人帶出去!那個女人可是價值一億美金!”

  “老大,收到!”

  戰場四周,兩名男子紛紛回復,他們一個個手持武器,顯得無比的兇殘悍勇,身上烙印著一股殺伐氣味,明顯是在戰場中摸爬打滾的狠角色。

  代號為蝮蛇與毒蝎的男子將戰士隊伍組織而起,足足有將近二十名戰士,以著雨林四周的林木地形作為掩護,朝前急速追蹤。

  絡腮胡男子也朝前走著,經過那名肢體不全已經戰死犧牲的華國戰士尸骸前時,他將手中已經被捏碎的耳麥扔了下去。

  方才,他正是聽到了耳麥中有聲音傳來,他才拿起耳麥接聽。

  ……

  腹地深處,一處空地中。

  蘇紅袖緩緩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眼中的視線顯得無比的刺眼,她的睫毛眨動了幾下,稍微習慣后定眼一看,自己正躺在一處干燥的地面上,四周古樹參天,熾盛的陽光透過那茂密的枝葉透射下了斑駁的光影。

  這是什么地方?

  蘇紅袖的神色緊張而起,那雙秋水美眸中掠過絲絲慌亂之意。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