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孟九安感覺自己死的時候一點不痛苦。

  他的魂魄被黑白無常帶到地府后,就迫不及待去找孟婆。

  三生河畔,奈何橋邊,孟婆忙的很。

  孟九安人太高,這里又不用走路,他飄也飄得比別人快,到了孟婆身邊,他問:“見過一個叫謝時的沒有?”

  孟婆長得并不老,一副青春少艾的模樣。

  掀起眼皮看了孟九安一眼,她氣到:“長得好看也不能插!隊!”

  奈何橋邊鬼魂眾多,全都排著長隊等喝下孟婆湯過橋,重新去投胎。

  孟九安掐指算了算,自己死在謝時死后的一年后,這個時候,謝時的魂魄應該已經去投胎了。

  他不管孟婆的惡言警告,徑自去了趟閻王那。

  小鬼兵沒見過這么猖狂的死人,身上戾氣極重,打人也兇。

  最后成功讓孟九安拿到了生死簿。

  翻了一遍生簿,沒有謝時的名字。

  翻了一遍死簿,也沒有他的名字。

  難不成重來一世,他真的沒有投胎成人?

  小鬼兵見他臉色太過可怕,不敢招惹,直呼:“你再不離開,閻王就要來押你入十八層地獄啦!”

  “對啊對啊,到時候你就投不了胎了!”

  “還得去畜生道!”

  “你膽子太大了!”

  孟九安面色鐵青,攥住一個小鬼兵:“生死簿上都沒有名字的,人會在哪兒?!”

  “你想殺了我們嗎!”

  “我們是鬼,不會死的!”

  “你真的太大膽了,我要生氣了!”

  “你猜我們在生死簿上有沒有名字?”

  孟九安表情一頓,眼睛一瞇,明白了。

  所以在地府的人,就會在生死簿上除名?

  在地府.....

  可是地府這么大,人會在哪兒?

  他又回了孟婆那兒。

  孟婆白了他一眼:“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肯定是生前做過愧疚事,死了才知道后悔,可惜,另一個恐怕恨不得喝八碗孟婆湯把你忘了。”

  孟九安這次非常有耐心,也非常心平氣和。

  面對孟婆的冷嘲熱諷他也絲毫不動怒:“姐姐。”

  被叫了‘姐姐’,實際已經十萬八千歲的孟婆:“.........”

  “那有沒有喝了八碗孟婆湯的人,沒有去投胎,是個男的,大約這么高。”

  孟九安在自己的耳垂處比了比。

  他問的虛心虔誠,一副孟婆不好好答他就不罷休的模樣。

  引得孟婆差點翻了個白眼,心說跟我同姓怎么這么煩人。

  但是她眼神一瓢,不打算說實話:“沒見過。”

  這點心理活動不可能瞞得過孟九安,他往她眼神飄忽的地方看了一眼。

  而后不等孟婆有反應,抬腿走向了熬孟婆湯的爐灶后面。

  孟婆:“............”

  孟婆:“你有沒有禮貌!那是我的地盤!”

  然而已經晚了,孟九安繞過巨大的爐灶,一轉角,在爐灶后面見著個人。

  那人的面容他想念了許久,乍一見,他覺得自己眼眶微熱。

  蹲在爐灶后面,不時往爐灶里添柴。

  他身穿著褐色的一身粗布衣服,臉上粘著鍋灰,但是望向孟九安的眼神卻清澈的迷茫。

  像一只長在灶臺旁的小蘑菇。

  ——他不知道我是誰,孟九安心想。

  為什么會這樣?

  他走過去,蹲下身,去拉謝時的手。

  謝時直到被他握住了手才微微掙扎了一下:“...你是誰?”

  “他不記得了,”孟婆的聲音幽幽地在身后響起:“作死偷喝了我八碗湯,又不肯去投胎,我只能把他塞在這兒燒火。”

  謝時眼睛眨了眨,將手從孟九安手里抽出來,低聲委屈地說:“我不投胎。”

  為什么?

  喝了八碗孟婆湯,也不愿意再去當一次人嗎?

  “他其實虧了,”孟婆冷冷地說:“上一世太慘,下一世的命格極好,有人疼有人愛的,比在這燒火強。”

  孟九安朝她看了一眼:“會不會有意外?”

  “不會,”孟婆翻了個白眼,“命格都是司命星君寫好了的,閻王蓋了章,沒人能改。”

  “不過他也縮不了多久,魂魄在奈何橋頭留不久,下個月閻王會強制他去投胎的。”

  孟九安松了口氣,看著謝時:“還認識我嗎?”

  他有很多話想說,但是這樣的謝時,把所有人所有事都忘光了的謝時,他當然不想他去回味痛苦。

  見謝時搖頭,孟九安嘆了口氣,不顧人反對將他摁在懷里:“不記得就好,不記得最好。”

  時間一晃到了下個月,閻王親自押著謝時去投胎:“放心吧,這一世你好著呢,還能見到上一世你一直想見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