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番外一

  季時宴醒來之后不久就要過年。

  卿酒酒根本不理王府的雜事,倒是突然對外面的世界生起了無限好奇。

  于是就整天拉著季時宴到處走。

  今天在茶館聽話本,明日去戲園看戲臺,怯意非常。

  丸丸幾次想跟,都被她拒絕了:“我跟你爹玩的都是大人的玩意,你在家讀書。”

  丸丸當然不服,立馬就跟她吵。

  最后往往是季時宴從中調停,他無奈又寵溺:“你怎么總跟丸丸過不去,從前云瑯我也不見你管制她。”

  “她的性子跟云瑯不一樣,本就野,要是跟云瑯一樣縱著,早晚拆了房頂。”

  卿酒酒撇撇嘴,指著不遠處的糖葫蘆:“我要吃那個。”

  傲嬌著撒嬌的模樣,跟丸丸簡直如出一轍。

  季時宴還能怎么辦,只能寵著,過去給她買糖葫蘆。

  雖然卿酒酒每回都吃不了兩口,剩下的全要塞進他肚子里。

  但是他樂意慣著。

  以前沒給過卿酒酒什么好日子,現在她就是要天上的月亮,他都想辦法架梯子給她摘。

  “真的?月亮也給我摘?”卿酒酒不信。

  但是沒過兩天,她就收到一個季時宴親手糊的月亮燈,舉在手里,上頭還有線條勾勒的嫦娥和兔子。

  丸丸非常渴望,又哭又鬧地要。

  最后卿酒酒也沒給:“讓你爹給你做,這是我夫君給我做的。”

  丸丸立刻轉頭,求:“爹爹!”

  這是她第一次喊季時宴爹。

  雖然已經知道這人是誰,可是她總是叫不出口。

  但是季時宴根本沒因為這句爹驚喜,而是看向卿酒酒:“你叫我什么?”

  卿酒酒剛剛脫口而出,沒注意喊了夫君。

  她咳了兩聲,但是又覺得自己這把年紀了,尷尬沒必要,于是湊到了季時宴耳邊,輕聲:“夫君~”

  季時宴眸色變深。

  丸丸還掛在他腿上,吵:“爹爹!”

  沒人理她。

  番外二

  又一日在街上逛。

  剛剛聽完茶樓一個話本。

  要卿酒酒說,古代人的想象力真是淺薄,說來說去也就是些兒女情長的話本。

  她每次聽開頭就知道結尾,嫌棄但是下一次又進去。

  手被季時宴牽著,她歪著頭跟季時宴說話。

  “公子,公子要買一只糖畫嗎?可以送給夫人!”

  一個賣糖畫的小販上前來,笑瞇瞇地推:“我這糖畫用的不是普通的糖,而是摻了梔子的,吃起來別有一番清香。”

  別說,糖畫上的梔子香混著糖的膩味,直沖鼻尖。

  季時宴下意識掏錢,因為卿酒酒喜歡這些稀奇的東西。

  可是他還沒掏出來,就聽見旁邊的卿酒酒干嘔了一聲。

  ?

  他伸手去攬:“怎么了?”

  “這個梔子味,”卿酒酒緊鎖著眉,要小販趕緊拿開:“我聞不了。”

  她向來聞濃香的東西都會反胃。

  季時宴于是將小販推遠了些:“不買。”

  “不是吧?”小販莫名其妙:“別人都說香甜,怎么還有反胃的,你夫人不是有喜了吧?”

  有喜兩個字砸下來,季時宴和卿酒酒都一愣。

  隨即兩人異口同聲:“不會。”

  卿酒酒之所以這么篤定,是因為季時宴醒來半月,他們并沒有行房事。

  旁邊季時宴還加了一句:“我不會再有孩子。”

  ??

  這句話不僅是卿酒酒,就連那個小販也愣了一下。

  隨即看向季時宴的下半身,露出一個尷尬的笑:“抱歉,抱歉。”

  說完,扛著他的糖畫跑了。

  而卿酒酒的眼神也從季時宴的下半身收回,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