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季時宴沒有死這件事,于云瑯來說,消化了整整一日。

  這一日他最終也沒有聽成課,而是跟季時宴回了臨華宮,黏在他身邊,不斷仰頭看他臉。

  沈默被他嚇著了。

  明明進殿之前,他知道云瑯是要認真詢問‘沈確’的。

  怎么不過一炷香的時間,就與王妃一樣倒戈了呢?

  連聽說了消息匆匆趕來的莫拜都搞不懂。

  沈默劍柄抵著下巴,看‘沈確’的眼神充滿了懷疑。

  “這人莫不是會下蠱?”沈默道:“西域的降頭術什么的。”

  莫拜撓了撓頭,同樣不解:“你沒跟著進殿?”

  “畢竟涉及王妃,是私事,我沒道理留在那。”

  “那.....找個伺候的宮人來問問。”莫拜出了個主意。

  找了個宮人過來,三兩句就復述完了殿內的事。

  畢竟皇宮里的血換了一波,他沒見過當年的承安王,更不知道主子們之間的從前。

  “就這樣?他抱了陛下?”

  誰敢抱云瑯?

  除了卿酒酒和丸丸,想必沒人敢做這個動作。

  沈默想到了一種可能,心怦怦跳起來:“會不會.....沈確這個人,是——”

  “是什么?”莫拜的腦子轉的沒他快,急死了:“你快說!”

  沈默將剛剛‘沈確’報給他幾個人名的事告訴了莫拜,末了說:“若他是清越人,對大周朝堂的官員這么熟,沒有道理。”

  而且這幾個人都不是一二品的大官。

  莫拜驚悚了:“你是懷疑他不是女皇的人,那他會是誰?”

  他會是誰?

  讓云瑯瞬間卸下了防備,死活黏著他的,會是誰?

  思緒被一道聲響打破。

  “娘親呢,娘親回來為什么不回府看我?”

  ——迎面而來的小祖宗穿著粉色小袍,頭發亂的,似乎還有幾絲稻桿在上面,小臉通紅的丸丸。

  她氣呼呼地跑進臨華宮,后頭跟著給她扇扇子的謝雨:“祖宗你慢點。”

  “這是——”

  謝雨百忙之中回了一句:“掏鳥窩掏一半聽聞王妃回來了,說什么也要過來。”

  丸丸進殿后,先看到的是她哥和——一個陌生男人。

  她哥雙目炯炯地盯著人,那個男人雖然長得好看,可是她不認識。

  而且他為什么在娘親這里?

  “哥哥,娘親呢?”丸丸朝季時宴露出一個防備的眼神。

  卿酒酒原本在內殿,她回來事情多的很,沒空看季時宴跟云瑯大眼瞪小眼。

  聽見丸丸的聲音,才反應過來自己漏了這個祖宗。

  一個多月不見她還是想丸丸的——

  如果某丸身上不是這樣亂糟糟的話。

  看她這樣,卿酒酒伸手要去抱女兒的手一頓,立刻往她屁股上招呼了一巴掌:“我讓你好好念書,你又去掏鳥蛋?!”

  為什么她會有一個這么文靜的兒子,和一個這么頑皮的女兒?!

  “哇!”

  丸丸瞬間就鬧起來:“你剛回來就打我!”

  她為了來見娘親,都沒來得及梳洗,以為娘親定然也會歡喜的。

  可是她的屁股好痛啊!

  “哥哥,謝雨,娘親打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