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過來的人是沈默。

  季時宴跟在他身邊往大殿去的時候,一派淡然。

  他若是不動如風,誰也沒他沉得住氣。

  沈默在他身邊十數年,清楚他的個性,因此也才會讓他繼續跟著云瑯。

  他知道沈默平素也不愛八卦,可今日不一樣。

  “沈大人好手段。”沈默在一旁涼涼地道。

  季時宴側過臉去,看著這個自己曾經的心腹:“沈大人謬贊了,這話怎么說?”

  “離開燕京時,你與我家王妃尚且沒有說過一句話吧,不過一月,竟然連王妃的門都入得了。”

  這話聽起來有幾分負氣。

  季時宴點頭,接受了這個諷刺般的夸贊:“是王妃給機會。”

  “......”沈默握刀的拳頭都硬了。

  他明明覺得王妃對王爺并非無情的,怎么短短一個月而已,就跟這個沈確在一起了?

  讓他們這些人都意外至極。

  什么機會,王妃可不輕易給人機會。

  這個沈確身上也沒有什么過人的地方,除了長得好看點,可是他跟清越女皇不也不清不楚的么?

  王妃糊涂。

  “沈大人應該知道,我家王妃既然還頂著王妃的頭銜,說明她與王爺的情意并不如我們外人所知的....”沈默像是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形容。

  季時宴和卿酒酒,在外人眼中,大概抵不過一句:孽緣。

  他沒出聲,等著沈默繼續說。

  “平淡,”沈默感覺自己找了個合適的詞:“王妃也并非對我家王爺無情。”

  他希望沈確能正確認識到,他家王妃不可能撇開他家王爺。

  “并且他們還有兩個孩子,”沈默繼續說:“王妃往后也不能再生。”

  沈默這個人,慣來都是面無表情的,說這些話的時候也是。

  季時宴抽空瞥了他一眼,差點壓不住嘴角的笑:“嗯,我也不打算讓她再生。”

  “......”

  這人到底聽不聽得懂他的意思?

  生什么生?

  他不是勸他不生,是勸他離王妃遠點!

  季時宴說:“還有嗎?”

  合著根本油鹽不進,還以為他是托孤呢。

  沈默沒好氣:“還是等陛下跟你說吧。”

  “嗯,”季時宴拍了他的肩,直接換了個話題,報出了幾個人名:“這幾個人可以找機會剔出朝堂,下放或者革職都可以。”

  這幾個人沈默都有印象,似乎向來不大有存在感。

  但是他又突然想到,那個行刺云瑯的官員,平素也沒有什么存在感,所以才會讓人沒防到他會出手。

  他擰起眉,心里覺得非常奇怪,但是‘沈確’又面色如常。

  甚至普通人被皇帝召見,總會問一句發生了什么,他卻完全沒有,非常自然地進去了。

  沈默越來越奇怪。

  殿中,云瑯還在批閱奏章。

  見‘沈確’進來,他的筆頓了頓,而后將筆擱置了,抬眸去看來人。

  ‘沈確’長得確實好看,是不同于他爹的另一種英俊,甚至頗為彬彬有禮。

  但他沒有行禮。

  云瑯想起自己幾次見沈確,對方都沒有對他行過大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